福彩3d预测分析|福彩3d图谜专区
加載中........
×

脾硬化性血管瘤樣結節性轉化1例

2019-3-30 作者:李蓉 孫浩然   來源:國際醫學放射學雜志 我要評論0

1.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
 
病人男,55歲,于4年前體檢B超發現脾占位,無腹痛腹脹、惡心嘔吐、腹瀉黑便、發熱寒戰等癥狀。自發現脾病變以來健康狀況良好,大小便正常,體質量無著變。否認高血壓糖尿病、冠心病等慢性病史,否認結核等傳染病史,否認重大外傷手術史、輸血史及食物過敏史。
 
查體腹軟,左上腹輕壓痛,無反跳痛及肌緊張,肝脾肋下未觸及。術前實驗室檢查示血常規、肝腎功能無明顯異常,腫瘤標志物:甲胎蛋白(alpha-fetoprotein,AFP)、鐵蛋白(ferritin,FER)、癌胚抗原(carcinoembryonic antigen,CEA)、糖類抗原19-9(carbohydrate antigen 19-9,CA19-9)、糖類抗原242(carbohydrate antigen 242,CA242)和總前列腺特異性抗原(total 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T-PSA)均未見異常。
 
1.2設備與方法
 
采用GE Light Speed VCT9964層螺旋CT掃描設備,病人經腸道準備后,行上腹部CT增強掃描,經肘靜脈團注非離子型碘對比劑碘海醇(含碘350mg/mL),劑量80mL,注射流率為3.0mL/s,注射對比劑后分別延遲30s、60s和150s進行三期掃描。掃描參數:管電壓120kV,管電流280mA,視野(FOV)36 cm×36 cm,矩陣512×512,螺距0.984∶1,準直器寬度64×0.625mm,重建層厚5mm。
 
2.結果
 
2.1增強CT表現
 
脾內側見類圓形低密度腫塊影,邊界清楚,最大橫截面積約7.6 cm×6.0 cm,增強掃描動脈期病灶邊緣輕度不均勻強化,門靜脈期及平衡期對比劑逐漸向病灶中心填充,平衡期病灶密度接近周圍正常脾實質,中心可見裂隙樣低密度區;病灶三期強化CT值分別約為50、60、69HU;病灶內另可見多發點狀鈣化灶(圖1)。
 


圖1 脾硬化性血管瘤樣結節性轉化CT增強影像。A-C圖動脈期,D-F圖門靜脈期,G-I圖平衡期。動脈期示病灶輕度強化,門靜脈期及平衡期病灶呈延遲性、向心性強化,三期強化值分別為50、60、69HU,病灶內可見多發點狀鈣化灶。
 
2.2手術及病理結果
 
病人于CT增強檢查后23d行腹腔鏡脾切除術。術中見脾上極巨大實性腫物,大小約8 cm×7 cm×6 cm。切除脾,術后標本送病理。病理結果:脾血管源性腫瘤,考慮為硬化性血管瘤樣結節性轉化,局部內皮生長活躍;免疫組化染色示分化簇3(CD3)和分化簇34(CD34)陽性,分化簇8(CD8)部分陽性,凝血因子Ⅷ弱陽性,平滑肌肌動蛋白(SMA)陽性,分化簇20(CD20)和CD3相應B、T細胞陽性,分化簇21(CD21)示濾泡樹突狀細胞網存在。
 
3.討論
 
3.1臨床特點
 
SANT于2004年由Martel等首次描述,是一種罕見的脾良性血管增生性病變,起源于脾紅髓,確切致病機制目前尚不明,多認為是脾損傷后間質異常反應,導致脾血管床的增生和結節性轉化。曾被報道為脾索毛細血管瘤或根據免疫組化表型認定為脾錯構瘤的一種特殊類型。稍多見于女性,病人大多在30~60歲。臨床表現無特異性,約50%病人無癥狀,少數可出現腹痛、體格檢查脾大、全血細胞減少等。脾切除是SANT簡單而有效的治療方法。本病例發生于中年男性,體檢B超檢查發現脾占位,病人無明顯陽性癥狀,其臨床特點與文獻報道基本一致。
 
3.2病理特征
 
SANT大體病理表現為邊界清晰的腫塊,切面呈灰白或灰紅色,質地較硬;腫塊內有多個由紅髓組成的紅棕色結節,且被散在的帶狀纖維組織分開(纖維組織一起形成中心星狀纖維性瘢痕)。這些結節由3種免疫表型的混雜小血管組成:脾索型毛細血管(CD34+/CD8-/CD31+),竇間隙(CD34-/CD8+/CD31+),小靜脈(CD34-/CD8-/CD31+)。
 
本病例免疫組化染色結果CD34+即提示結節中心血管樣腔隙可能為脾索型毛細血管。然而,到目前為止文獻少有報道,因此SANT的致病機制及病理尚待進一步研究。
 
3.3影像表現
 
關于SANT影像表現結合目前少量的文獻和本病例表現,將該病影像表現總結如下:CT平掃常表現為脾實質內單發、均勻稍低密度結節或腫塊,邊緣光滑或呈分葉狀。增強后呈漸進性、向心性強化,動脈期及門靜脈期相對正常脾實質呈低密度,延遲期密度等或稍高于脾實質;增強后部分典型病變可見“輻輪征”或“星芒征”,其中心放射狀低密度代表纖維瘢痕組織。病變壞死、囊變較少見。
 
MRI平掃T1WI多呈不均勻等或稍低信號腫塊,T2WI因病變內纖維成分常呈不均勻低信號,擴散加權成像(DWI)呈低信號;強化方式與CT相似。本病例CT增強呈漸進性、向心性強化,動脈期及門靜脈期相對脾實質呈稍低密度,延遲期呈等密度。本例影像表現與文獻報道基本一致。關于該病變PET/CT表現的文獻報道較少,其標準攝取值與病變內炎性細胞及含有含鐵血黃素的巨噬細胞浸潤程度相關。
 
3.4鑒別診斷
 
3.4.1血管瘤
 
血管瘤是脾最常見的原發良性腫瘤。CT平掃多為等或低密度結節或腫塊,增強后較大者動脈期邊緣結節樣強化,延遲期逐漸向中間填充;較小者早期明顯均勻強化。MRI表現類似于肝血管瘤,T1WI相對于正常脾實質呈等或低信號,T2WI呈高信號,T1WI呈高信號多提示亞急性出血或蛋白含量較高,強化方式類似于增強CT。血管瘤也可出現向心性強化,但無“輻輪征”,且強化程度多高于SANT。
 
3.4.2錯構瘤
 
1861年由Rokitansky首次報道。病因尚無統一定論。可發生于任何年齡,無性別差異。病人常無癥狀,偶可出現脾隔離、血小板減少及貧血等癥狀。根據病變內所含成分不同可分為纖維為主型、血管為主型(紅髓型)、淋巴細胞為主型(白髓型)及混合型。CT平掃表現為邊界清晰的等或稍低密度結節;增強掃描強化多變,早期不均勻低強化,延遲期相對均勻強化,強化程度高于周圍脾實質,伴或不伴中心少血供區(因瘤組織血液含量、纖維化程度、鈣化及含鐵血黃素沉著多少而不同)。MRI平掃T1WI常呈等信號,T2WI呈不均勻高信號。
 
3.4.3竇岸細胞血管瘤
 
1991年由Falk等首先提出,是起源于竇岸細胞(脾血竇內襯細胞)的有潛在惡性潛能的腫瘤。常有癥狀,可出現貧血、白細胞減少及脾腫大;全身癥狀如發熱、寒戰、虛弱、疲勞及疼痛。CT平掃表現為脾內多發等或低密度結節,增強后動脈期病灶邊緣輕度強化,靜脈期及延遲期逐漸填充,呈向心性強化。
 
MRI平掃呈特征性T1WI、T2WI低信號(含鐵血黃素沉積);增強掃描可呈不強化、邊緣強化或結節樣強化,信號低于正常脾實質,延遲期病灶逐漸強化,相對于脾實質呈等或高信號。
 
3.4.4血管肉瘤
 
血管肉瘤是最常見的脾血管源性惡性腫瘤。臨床罕見,多發生于50~70歲,常起源于脾血管內皮細胞,可來自其他良性腫瘤(如血管瘤、淋巴管瘤、血管內皮瘤)的惡變。臨床表現腹痛最常見(約80%);偶有自發性破裂作為首發癥狀(約30%)。具有高度侵襲性,預后差。常遠處轉移,最常累及肝,其次是肺和骨。CT平掃示脾內單發或多發病灶,密度混雜,瘤內出血、壞死囊變較常見,邊界不清。MRI平掃顯示該病變相對于正常脾實質呈特征性T1WI、T2WI低信號;較大腫瘤T1WI、T2WI信號可增高(亞急性出血或壞死),增強掃描明顯不均勻強化。
 
 
淋巴瘤是脾最常見的惡性腫瘤,非霍奇金淋巴瘤是最常見亞型。可分為原發淋巴瘤和系統淋巴瘤脾浸潤。病理可分為彌漫浸潤型、粟粒型、多發結節性腫塊、孤立大腫塊型等4型。CT表現多變,多伴有脾大、腹腔及腹膜后多發淋巴結腫大。增強多為少血供;較大者可壞死(尤其是彌漫大B細胞淋巴瘤)。MRT1WI、T2WI上常呈低信號,DWI顯示擴散受限,強化程度低于周圍正常脾實質。
 
3.4.6轉移瘤
 
病人多有原發惡性腫瘤病史。轉移至脾的原發惡性腫瘤可為肺癌、皮膚黑色素瘤、乳腺癌卵巢癌癌及前列腺癌等。CT平掃常為低密度結節,不均勻強化。T2WI相對于脾實質呈等信號,可伴壞死高信號區。常以環形強化為主,典型者可表現為“牛眼征”。
 
4.結論
 
綜上所述,脾SANT是一種罕見的血管源性良性病變,其影像表現有一定特征:單發低密度結節或腫塊,偶見鈣化,增強掃描呈漸進性、向心性強化,表現“輻輪征”、“星芒征”。熟悉其影像表現有助于術前診斷,其確診仍依賴于病理學檢查。
 
原始出處:

李蓉,孫浩然.脾硬化性血管瘤樣結節性轉化1例及文獻復習[J].國際醫學放射學雜志,2018(05):590-593.



小提示:78%用戶已下載梅斯醫學APP,更方便閱讀和交流,請掃描二維碼直接下載APP

只有APP中用戶,且經認證才能發表評論!馬上下載

web對話
福彩3d预测分析